美國軍控:不斷惡意犯規的“模範”(環球熱點)

  日前,美國國務院發佈《2022年軍控遵約報告》,指責中國未遵守暫停核子試驗、導彈防擴散承諾,並對中國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提出質疑。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美國每年都炮製所謂的“軍控遵約報告”,擺出一副裁判和法官的姿態,對他國軍控和防擴散政策與實踐指手畫腳、説三道四,並將自身標榜為“模範”,自我粉飾,十分荒唐。

  事實上,美國在軍控與防擴散領域的遵約記錄劣跡斑斑。退出《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撤銷簽署《武器貿易條約》,在伊核問題上立場反反覆復;向澳大利亞提供核潛艇技術、合作開發高超音速武器,向他國出售可攜帶核彈頭的“戰斧”巡航導彈,衝擊國際核不擴散體系;獨家阻擋《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並在全球設立生物實驗室、開展生物軍事活動……無數事實證明,美國才是在全球軍控與防擴散領域不斷惡意犯規的“模範”。

  “美國在其《2022年軍控遵約報告》中,對中國的指責毫無根據,完全是無端猜測和‘莫須有’責難,甚至是‘有罪推定’。”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鄒治波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從該報告中選取3個例子加以駁斥:一是美國對中國遵守“暫停核子試驗”承諾的懷疑,是對中國核子試驗場羅布泊是否進行違反了“零當量”試驗活動的承諾進行懷疑,但沒有提供任何證據。實際上,在像羅布泊這樣常規核子試驗場進行任何當量的核子試驗,不僅“全面禁止核子試驗條約組織”的全球監測系統可以探測到,美國高精度的偵察衛星也能及時發現。但迄今,沒有任何監測系統或偵察衛星發現中國違反承諾的證據。由此可見,美國的懷疑純屬子虛烏有;二是美國指責中國違反《導彈技術控制制度》(MTCR),猜測有中國背景的公司繼續出口MTCR控制的與導彈計劃有關的物項,但也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三是對中國違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BWC)的指責更為離譜,稱美國沒有足夠資訊確認中國銷毀了生物武器,因而懷疑中國沒有遵約,這完全是法理上的“有罪推定”,十分荒唐可笑。

  “美國炮製的《2022年軍控遵約報告》涉華論調毫不新鮮,依然是一副‘教師爺’的姿態。”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國際安全所執行所長劉衝對本報表示,美國無端指責中國軍控遵約狀況的做法非常霸道可笑。比如,中國一直按照“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MTCR)的規定,管理自己的導彈以及相關物件出口,理應成為該機制的成員國。但美國一方面長期阻撓中國加入MTCR,另一方面又抱怨沒有足夠資訊了解到中國是否遵約。

  “美方對中國的指責純係捕風捉影、子虛烏有。”汪文斌説,中方一貫本著負責任的態度,認真履行自身承擔的國際義務和承諾,堅定致力於多邊主義,始終堅持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近年來,中國積極參與《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等審議進程,推動外空軍控法律文書談判,發佈《全球數據安全倡議》,向聯合國提交關於規範人工智慧軍事應用的立場文件,為加強和完善國際軍控與防擴散體系、維護世界和平安全作出了重要貢獻。

  毫無根據地指責中國,美國意欲何為?鄒治波認為,一是阻礙中國戰略核力量發展;二是為了轉移視線、減輕其違約壓力,掩蓋其嚴重違反國際軍控條約和防擴散機制的劣行;三是服務於煽動集團政治、陣營對抗的目標。

  “美國在軍控與防擴散領域的遵約記錄是完全負面典型,嚴重破壞現行國際軍控體制,嚴重違反防擴散機制。”鄒治波表示,在破壞國家軍控體制方面,美國接連退出了《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撤銷簽署《武器貿易條約》;獨家阻擋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BWC)核查議定書達成;還是唯一沒有遵守《禁止化學武器公約》(CWC)而完成銷毀庫存化學武器的締約國。在違反防擴散機制方面,美國2018年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致使伊核協議失效,而且美國在伊核問題上立場反覆,致使現在維也納的伊核談判進展不順;根據俄羅斯在烏克蘭獲得的證據,美國在烏克蘭設立生物實驗室,有違反BWC的重大嫌疑;美國主導建立美英澳三邊安全倡議(AUKUS),並向澳大利亞這個無核武器國家提供武器級核材料,嚴重違反了核不擴散機制。

  “在有關暫停核子試驗問題上,美國口口聲聲呼籲他國停止核子試驗,自己卻不斷進行臨界核子試驗。這純粹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霸權行徑。”劉衝認為,美國的所作所為,嚴重破壞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阻礙國際軍控與裁軍進程。美國不反躬自省,反而不斷向其他國家潑臟水,實質是為自身擺脫條約義務製造藉口、尋找替罪羊。

  據美國自己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在全球30個國家控制了336個生物實驗室。這些實驗室是所謂“生物協同計劃”的一部分,隸屬於美國國防部下屬的國防威脅降低局,由五角大樓直接出資管控。

  為破壞國際生物軍控談判和為自己進行生物實驗大開方便之門,美國不惜逆時代潮流而動。“上世紀90年代末,在各方就《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基本達成一致之際,美國小布希政府發佈了一個反對核查議定書的報告,給出3條理由:一是影響美國生物防禦項目的合法性;二是可能洩露美國的先進技術;三是核查力度不足以阻止其他國家的生物武器研發進程。這些原因充分暴露了美國的雙重標準和霸權主義。”劉衝介紹。

  在軍工複合體的操縱下,美國的全球軍售逆勢上漲。今年3月14日,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佈的全球軍售趨勢報告顯示,2017年至2021年5年時間裏,儘管全球武器交易量較2012年至2016年相比下降4.6%,但同期美國武器出口卻逆勢增長14%,全球佔比從32%上升到39%。

  “美國是當下全球最大的軍火出口國,其包括導彈和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在內的武器出口,成為全球動蕩和戰亂的根源。而美國此前撤銷其簽署的《武器貿易公約》,已經證明:美國就是全球導彈武器擴散的罪魁禍首。”劉衝説。

  近年來,美國軍費屢創新高。當地時間3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2022財年聯邦預算案,其中國防開支高達7820億美元,比上一財年增長5.6%。3月28日,拜登政府向國會提交了包括國防預算在內的2023財年聯邦政府預算草案。草案顯示,2023財年美國國防預算總金額為8133億美元,歷史上首次突破8000億美元大關。

  軍費高企的背後,是美國頻繁開展對外軍事干預。據美國《史密森學會雜誌》統計,2001年以來,美國以“反恐”之名發動的戰爭和開展的軍事行動足足覆蓋了“這個星球上約40%的國家”。美國布朗大學“戰爭代價”項目數據顯示,這些所謂“反恐”戰爭已經奪去超過80萬人的生命,令超過3800萬人流離失所,耗費超過8萬億美元。

  “美國要用多邊主義約束別國,最好的辦法是先用多邊主義約束好自己。”聯合國安理會前輪值主席馬凱碩曾在接受加拿大《環球郵報》網站採訪時表示。從《巴黎協定》到《中導條約》等一系列國際條約,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權理事會到世衛組織等一系列國際組織,國際社會可以看看近年來哪個國家最經常破壞、放棄或尋求退出多邊協議。毫無疑問,美國這樣的事情做得最多。曾道人中特网

  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亞當史密斯曾表示,美國一直尋求軍事上的壓倒性優勢,不可能也不可取。這容易釋放錯誤信號,讓世界陷入新的冷戰。

  美國在全球軍控與防擴散領域大搞“雙重標準”,將對國際安全秩序和全球安全局勢産生嚴重負面影響。

  ——國際軍控進程將嚴重受阻。“軍控與裁軍是大國關係、國際局勢的晴雨錶。目前,美國不僅在軍控和防擴散上挑起大國對立,更在戰略和地緣安全上升級大國對抗,國際軍控與裁軍將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鄒治波分析。

  ——國際安全秩序將加速惡化。“近年來,美國在綜合實力不斷下降的情況下,為維持其世界霸主地位,祭出價值觀大旗,以此拉西方盟友及夥伴打壓不服從自己的國家。現在,美國更是以俄烏衝突為契機,打著‘民主對抗專制’的旗號推動陣營對抗,製造分裂。這種分裂氣氛和對抗局面必將惡化全球安全環境。”鄒治波表示,“美國帶頭破壞軍控體制和防擴散機制,將使國際安全秩序遭到破壞而有失序的危險。”

  “科技革命是一把雙刃劍。新興技術在給人類文明帶來進步的同時,也為全球安全帶來諸多新挑戰。非傳統安全風險逐步上升,國際社會的治理規則跟不上全球安全亂局常態化的局面。世界各國應加強合作,共同應對全球安全風險。”劉衝認為,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中國在國際安全治理領域,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議、新安全觀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得到很多國家和國際組織的積極響應。中國言行一致,一貫主張和平解決國際爭端,推動構建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和普遍安全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堅持多邊主義和共商共建共用原則,努力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致力於加強國際安全合作、完善全球安全治理體系、共同應對全球性挑戰,為全球安全治理和世界和平發展貢獻了智慧和力量。

  關於我們 刊登廣告 聯繫方式 本站地圖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